近十年來輔仁大學圖書資訊學系所課程改革

吳政叡 (Cheng-Juei Wu)

輔仁大學圖書資訊系專任教授

E-mail: lins1022@mails.fju.edu.tw

中文摘要

本文詳細描述近十年來輔仁大學圖書資訊學系所課程改革的經過與課程科目調整內容。大學部的課程改革主要分為二個階段:第一階段在當時系主任毛慶禎老師的主持下,完成沿用至今的基本架構,同時包含圖書館學和電腦兩領域的核心課程。第二階段於八十九學年度本人擔任系主任後,在前人所建立的良好基礎上,提出「分流教育」的構想,以培養學生成為「學科專家」或「電腦專家」為目標,於是一方面降低必修學分數,加大學生選修空間;一方面分別開設圖書館學領域和電腦領域的進階選修課程,讓不同性向學生可以透過這些進階選修課程朝不同方向發展。九十二學年度開始推動研究所的課程改革,目前已完成碩士班乙組的課程調整,將自九十二學年度開始實施,預期可以大幅提昇他們圖資領域專業基礎知識。未來希望推動修習輔系、雙主修、或學程的規定,來鼓勵學生取得其他學科背景知識來成為「學科專家」,以貫徹「分流教育」的構想。

關鍵字:輔仁大學圖書資訊學系所、課程改革、分流教育、學科專家、電腦專家。

Curriculum Reform of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at Fu-Jen University in a Decade

Cheng-Juei Wu, Professor

Dept. of Library & Information Science

Fu-Jen Catholic University

Abstract

In this work, the process of curriculum reform of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at Fu-Jen University is given in detail. The change of undergraduate curriculum design can be divided into two stages. The first stage occurred in 1995 and the curriculum was modified to include both of core curricula of Library and Computer Sciences. The second stage took place in 2000 and some compulsory courses became optional to increase the flexibility of curriculum. Parts of graduate curriculum were also adjusted in 2003 to improve the professional knowledge for graduate students.

KeywordsCurriculum ReformFu-Jen Catholic University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CurriculumCore Curriculum

 

一、時代背景

圖書館學領域近半世紀來,不斷受到電腦新科技的衝擊,在持續吸納電腦科技和自我調整腳步的過程中,圖書館學領域也在不斷的擴展,隨之而來的是圖書館課程內容的調整和科目的改變。

從電腦科技逐漸成熟和普及後,圖書館自1960年代以來,以美國國會圖書館開始倡導的機讀編目格式(MAchine Readable Cataloguing,簡稱 MARC為里程碑[ 1],圖書館界開始大量運用電腦來協助資料的處理,隨著機讀編目格式的普及,圖書館自動化系統也被引進。其後較重要的新技術為光碟資料庫(網路)[ 2-3] 和線上公用目錄(Online Public Access Cataloguing,簡稱 OPAC[ 4]等。

不過在以機讀編目格式為中心的時代,因為機讀編目格式處理的對象,仍然以紙張印刷媒體為大宗。因此其情況可以說是,以紙張為基礎的記載工具,搭配以電腦為基礎的處理工具。[ 5]

但在1990年全球資訊網(Web)誕生後 [ 6],發生重大的轉變,使得電腦科技對圖書館學領域的影響更加全面化和深入。全球資訊網(Web)使得網頁成為重要的資訊記載和來源之一,而且網頁(電子檔案的一種形式)的出現,也打破了以紙張為主要記載工具的情況,因此未來情況,將逐漸演變成以電腦為基礎的記載和處理工具。[ 7]

二、課程改革的相關背景與文獻

從上述的時代背景可知,當圖書館越來越倚賴電腦科技來處理資料時,課程內容的調整已是勢在必行,學生必須透過課程內容來學習如何運用日益重要的工具電腦。李德竹在「台灣與美加地區圖書資訊學資訊科學課程之研究」一文中,引述前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圖書館學與資訊科學院長Dr. Robert Hayes1960年代即提出--書館的教育訓練必須包括資訊科學課程。[ 8]

雖然圖書館相關系所須引進資訊科學課程,早經有識之士提出並倡導多年,時至今日更已成為共識,但是對於引進的方式、那些課程須引入、與課程比例(或深化程度)卻是各有不同的見解。造成如此分歧的原因,個人以為主要有二:一是所謂的「資訊科學」(Information Science),本身即是各種不同學科領域相交組合而成;一是由於大家自身學科背景差異,與對時代背景認知不同。

在圖書資訊相關系所的課程比較方面,陳雪華等在「圖書資訊相關學系核心課程之規劃研究」一文中,依「基礎課程」、「技術服務類」、「讀者服務相關課程」、「圖書館管理相關課程」、「電腦網路相關課程」、「傳播相關課程」、「其他課程」等七大類的架構,將國內(台大、師大、輔大、淡江、世新)五所圖書資訊相關系所的必修課程,加以整理和製表對照比較。[ 9]由對照表可以清楚看出輔大的電腦相關必修課程數量是最多的。[ 10]

同樣在國內圖書資訊相關系所的課程比較方面,「台灣與美加地區圖書資訊學資訊科學課程之研究」一文中,李德竹將課程分成以下八大類:「電腦與程式設計」、「資訊需求與尋求行為」、「資訊儲存與檢索」、「資訊系統分析、設計與評估」、「資訊科學與技術」、「圖書館自動化、網路與通訊」、「資訊政策與管理」、「資訊社會、倫理與其他」[ 11],並依此架構將國內(台大、師大、輔大、淡江、世新、政大、文化)七所圖書資訊相關系所的課程加以歸類製表[ 12]。此文與前面文獻的差異,是包含必選修的所有課程,而前面的文獻祇限於必修。雖然列入所有課程有涵蓋面較廣的優點,不過無可避免的,也有較龐雜和無法予人一目了然的缺點。[ 13]

在北美地區的圖書資訊學研究所方面,李德竹在同一文中,用相同架構和方式,以美加13間著名的圖書資訊學研究所為對象[ 14]將其課程予以歸納製表統計。[ 15] 此外,劉英享和吳美美也在「近年來美國圖書館學課程改革的幾個特例」一文中,以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 World Report)中的排名,挑選美國前十名的圖書資訊學研究所,將其辦學宗旨、改革計畫、課程結構、特色等依序描述。[ 16]

至於在大陸部份,中華圖書資訊學教育學會會訊在第12期的特載「大陸圖書館學核心課程教學大綱」一文中有詳盡的描述,其核心課程計有下列11門:圖書館學基礎、文獻編目基礎、文獻分類法與主題法、科技文獻檢索、社科文獻檢索、中國圖書與圖書館史、目錄學、讀者服務與研究、圖書館管理學、圖書館現代技術、圖書館自動化。[ 17] 由其課程名稱和教學大鋼可以推知,其設計的重點仍以圖書館為中心,著重在傳統圖書館學的領域。

綜合來說,從文獻中所列的課程名稱來看,美國的圖書資訊學研究所在課程的設計上最為多元化,不過大致的重心主要仍在Information Science。大陸則如上述的,著重在傳統圖書館學的領域,但這可能跟其另有「情報學」領域有關,因為兩者劃分的很清楚,使得圖書館學祇好以圖書館為重心。台灣則介於兩者之間,一方面受到美國的強力影響,一方面圖書館學的勢力遠超過情報學,使得圖書館學吸併Information Science(或情報學)於其中,不過一如大陸,(至少在大學部)實際課程內容仍以圖書館和書籍為主要的假想對象。以筆者所任職的輔大圖書資訊系為例,大學部的一些圖書館學課程,雖然其課程名稱很類似於美國的同性質課程,但是教學內容仍主要鎖定在圖書館和書籍;不過,研究所方面的課程就很多元化,而且多半偏重在Information Science的相關主題。

三、輔仁大學圖書資訊系第一階段課程改革

由於輔仁大學圖書資訊學系,雖然有日間部與進修部(或夜間部)的區分,但是兩部的系主任向來為同一人,自然兩部在課程改革上也是同一步調,因此下面在描述課程改革時,並不特意區分,祇在有較大差異時,才會特別加以區分標示。

民國八十一年在當時系主任高錦雪老師的力推下,輔仁大學「圖書館學系」正式更名為「圖書資訊學系」,是國內第一個更名的系所,為國內圖書資訊學系的發展立了一個新的里程碑。

有了這個好的開始後,因緣際會又在民國八十四年一次錄用兩位電腦專長的教師(即筆者與曾元顯老師)[ 18],這在當時國內的圖書資訊學系,又是一個創舉。

隨著我與曾老師的加入,民國八十四年學年度在當時系主任毛慶禎老師的主持下,開始課程的大翻修,在集思廣益和相互溝通後,確立了此次課程修訂的幾個大原則:

1)課程名稱調整成較具現代感:如分類編目改成資訊組織。

2)圖書館課程合併:如中、西編合併成資訊組織,中、西參亦合併成參考資源,以便釋放學分給新增加的電腦課程。

3)引入Computer Science一系列的核心課程為必修:計有電子計算機概論、物件導向程式設計、資料結構、作業系統、資料庫、電腦網路、系統分析等七科,共28個電腦必修學分。這在當時是相當大膽的創舉,主要用意是希望學生能有完整堅實的電腦基礎,以應付日後的工作需求。

新課程的修訂在八十四學年度完成後,自八十五學年度正式開始實施,隨後雖然在課程名稱或科目上偶有調整,但是基本架構一直維持不變,至今(九十二學年度)將近八年,此課程成為輔大圖書資訊學系的特色。在筆者擔任系主任期間,不論是日間部或進修部,第一次與大一新生談話時,總會跟他們說「祇要是跟書和電腦沾上邊的,以後都是你們潛在的就業市場」。

以下是新課程的一覽表:(八十五學年度起實施)[ 19]

共同必修及校訂必修                      共計36學分

課程名稱

學分數

開課年級

大一國文

4

1

大一英文

4

1

中華民國憲法與立國精神

4

1

本國歷史

4

2

英語實習

2

2

思維方法

2(通識)

2()

普通心理學

2(通識)

1()

人文科學概論

2(通識)

1()

自然科學概論

2(通識)

2()

社會科學概論

2(通識)

1()

大學入門

2

1()

倫理學

2

2()

人生哲學

4

2

 

系訂必修                              共計74學分

課程名稱

學分數

開課年級

圖書館學導論

2

1

資訊科學導論

2

1

電子計算機概論

8

1

資訊組織

4

1

參考資源

4

1

統計學

4

1

媒體概論

4

2

主題分析

4

2

UNIX導論

4

2

物件導向語言

2

2

資料結構

2

2

目錄學

4

3

讀者服務

4

3

網路資源

2

3

資料庫檢索

2

3

館藏發展

4

3

電腦網路概論

4

3

資料庫管理系統

4

3

圖書館管理

4

4

圖書館實務

2

4

系統分析

4

4

四、輔大圖資系第二階段課程改革:分流教育(學科專家或電腦專家)

有所得必有所失,本系在加入大多數的電腦核心課程後,也產生兩個較嚴重的問題:一是必修學分數過高,總共有110個必修學分,與本系規定的畢業總學分128相比,學生祇須再選修18學分即可畢業,而一般學生大都不願超修學分,這間接造成選修課人數不足,使得系上無法開設足夠的選修課。

另一個問題是圖書館領域課程經壓縮後顯得單薄,這個缺失又因為上述的問題,造成選修課開設不足,因而使得這個問題更形嚴重。

因為筆者剛好是八十五學年度第一屆適用新課程學生的班導師,在畢業旅行時有些學生提及,感覺好像圖書館和電腦兩部份都學得不夠專精。在聽過學生的反映後,本人於八十九學年度新接系主任後,乃提出「分流教育」的構想。

「分流教育」的構想,是希望對電腦有興趣的同學,其程度可以追平資工系和資管系的學生,成為「電腦專家」。至於對圖書館領域有興趣的同學,可以在加強圖書館專業知識後,再配合輔系、雙主修、學程的第二專長,將來成為「學科專家」。

「分流教育」的實際作法是一方面降低必修學分數,加大學生選修空間;一方面分別開設圖書館學領域和電腦領域的進階選修課程,讓不同性向學生可以透過這些進階選修課程朝不同方向發展。因此「分流教育」一方面可改善上述學習不夠專精的缺失,一方面可配合系上目前學生性向明顯不同的情況(有些學生偏好圖書館學領域,另外一部份學生較喜好電腦課程)。

上述「分流教育」的構想,在系上老師們的理解與配合下,已逐步落實。必修學分數自民國九十學年度起,日間部降至102學分,其中較大的改變是將電腦領域的「物件導向程式設計」和「資料結構」兩科共4學分,由必修改為選修。[ 20] 如此調整的原因有二:一是本系的「電子計算機概論」授課方式仿照資工系與資管系,強調基本程式設計的能力,因此本系所有學生在通過「電子計算機概論」的考驗後,應該已經具備基本的程式寫作能力,足以應付除了程式設計師以外的工作需求。而「物件導向程式設計」和「資料結構」兩科,比較屬於進階的程式設計訓練,對於本系以文組為主的一般學生而言,負擔非常沉重。

另外一個調整的原因,由於大多數學生的程度跟不上一般資工系與資管系學生的程度,而老師教學時又必須遷就學生的平均程度,造成這二科的教學水準無法比照資工系與資管系的要求。因此調整成選修課,可以調高學生的平均程度,使得教學方式可以回歸正常的模式。以「資料結構」來說,不再祇停留在畫圖解釋的階段,而可以實際用程式來實作。

雖然必修學分數102仍然偏高,但是由於系內選修課學分增加為26 [ 21],已經使得系上有足夠的運作空間來開設進階選修課程,接著祇要找到足夠和適當的師資來開課即可。九十一學年度系上新增聘一名電腦專任教師(即陳舜德老師),因此電腦相關專業選修課程已逐步開設,如演算法已是每年開設,離散數學和微積分則是相互隔年開設。至於圖書館領域的進階選修課程,由於師資已較為充裕,未來也會陸續開設來落實「分流教育」的構想。

進修部由於系主任有更大的主導權,因此「分流教育」的構想得以實施的更為徹底,盡量將圖書館領域和電腦領域之非必要的核心課程調整成選修課,一方面減輕同學的負擔,一方面給予同學更大的選課彈性來發展自己的專業性向。在此原則下,進修部的必修學分數已調降為88,從必修變成選修的課程如下:[ 22]

1)電腦領域:程式設計(相對於日間部的物件導向程式設計和資料結構)、作業系統導論。

2)圖書館學領域:目錄學、資料庫檢索。

3)其他:網路資源、心理學。

以下是進修部調整後新課程的一覽表:(九十學年度起實施)[ 23]

            

 

部訂必修                                     共計36學分

科     目

學分數

開課年級

大學入門

(2,0)

人生哲學

(2,2)

專業倫理

(2,0)

國文

(2,2)

大一英文

(2,2)

歷史

(2,2)

人文與藝術領域

(2,2)

 

社會科學領域

(2,2)

自然與科技領域

(2,2)

導師時間

軍護

體育

一~三

 

系訂必修                                     共計56學分

 

科     目

學分數

開課年級

圖書資訊學概論

(2,2)

電子計算機概論

(4,4)

參考資源

(2,2)

資訊組織

(2,2)

統計學

(2,2)

媒體概論

(2,0)

主題分析

(2,2)

讀者服務

(2,2)

館藏發展

(2,2)

資料庫概論

(2,2)

電腦網路概論

(2,2)

系統分析

(2,2)

圖書館管理

(2,2)

圖書館實務

(1,1)

五、輔仁大學圖書資訊學研究所課程改革:殊途同歸的分流教育

在國內,一般視研究所為大學部基礎教育的自然延伸,再加上社會普遍重視高學歷的習性,因此雖然筆者會比較希望本系畢業生能就讀其他領域,以獲得第二專長,或領域知識而成為學科專家。然而限於種種現實因素,絕大多數的本系大學畢業生仍然選擇繼續念圖書資訊學研究所,而本系也無法忽略或拒絕提供學生要求取得更高學歷以便有更佳工作前景的心聲,因此仍然有研究所「甲組」的管道給圖書資訊相關學系的畢業生。

然而眾所周知的,美國的圖書館學教育是設在研究所階段,並無大學部的科系,因此是吸收具有其他學科背景的大學畢業生來施以圖書館的專業訓練,這主要是因應圖書館的工作特質,須要「學科專家」方能提供深入完整的服務。

雖然由於歷史與社會背景等因素,國內的圖書館員訓練主要是在大學部,因此並不必然有其他學科背景而成為「學科專家」,但是根據私下初步的調查,輔大圖書資訊系日間部大學部學生,有約1/2在修習輔系、雙主修、或學程,設法取得其他學科背景知識來成為「學科專家」。

既然已有一半比例的本系大學部學生在朝「學科專家」的道路邁進,而研究所是在培養圖書館的高級人才,若不具備其他學科背景知識,是說不過去也不合理的,但是目前若強制考研究所者須先具備輔系資格恐怕很難實施。

因此規劃以在研究所畢業時須具備至少輔系或學程資格的規定來取代,如此一來,不但可落實「學科專家」的理想,也可間接鼓勵大學部學生更加踴躍去修習輔系、雙主修、或學程,朝「學科專家」的目標前進。上述的規劃在詢問教務處相關規定後,發現須先修改學則,看來是茲事體大,祇好暫緩推動,日後再行推動。

輔仁大學圖書資訊學研究所另一亟待解決的問題是碩士班乙組必修課程。本所乙組招生目標,應是類似上述的美國圖資研究所,設立於研究所階段,招收其他各領域專長的大學畢業生,施以圖資專業課程訓練,其主要目標在培養具學科背景知識的圖書館員。

然而目前的情況,雖然甲組和乙組研究生的背景相差懸殊,但從課程設計的角度來看,兩者的設計基本上是一樣的。換言之,雖然本所目前乙組研究生來源與背景類似於美國,然目前僅要求他們加修「讀者服務研究」和「技術服務研究」兩課程共8學分,來彌補其圖資領域專業基礎知識。這種課程設計不但不合理,顯然也無法使乙組研究生具有堅實的圖資領域專業基礎知識,自然也使他們無法符合圖書館的工作需求。

由於目前研究所乙組僅以兩課程共8學分來彌補,相較於本系大學日間部圖書館學領域必修課程共計46學分[ 24],兩者相差甚巨,雖有任教老師竭盡心力,然此巨大的學分數差異,使得本所乙組學生的圖資領域專業基礎知識,一般而言是非常不足的。

歷年來所裏也有從已畢業乙組學生及其他老師,接到碩士班乙組生圖資領域專業基礎知識不足的訊息,甚至因此自信心低落,圖書館也不太信任此類型畢業生的工作能力。經一一詢問目前(已補修過「讀者服務研究」和「技術服務研究」兩課程)的乙組研二學生,也得到同樣的訊息。

為了改正上述的缺失,充實碩士班乙組生圖資領域專業基礎知識,新課程設計的出發點,嘗試盡量將大學部圖書館領域的核心課程納入,以盡可能拉近碩士班乙組生與(本科系)甲組生在圖資領域專業基礎知識上的差距。

由於研究所能開設的學分有限,再者任課老師認為,研究生的學習基礎和吸收能力較好,同樣課程祇須大學部一半的學分數,即可有相同的效果,因此配合本系課程的開設方式,每一課程以兩學分為單位。新課程將自九十三學年度起實施。

由下面的「輔仁大學圖書資訊學研究所乙組課程異動對照表」可知,碩士班乙組畢業40學分的規定維持不變,因此新課程並不會增加學生太大的負擔;同時選修祇調低4學分,所以乙組研究生仍保有一定程度的選課自由與空間。

 

輔仁大學圖書資訊學研究所乙組課程異動對照表

(原必修課程)

(異動後必修課程)

乙組(必修:25學分)

    (選修:15學分)

乙組(必修:29學分)

    (選修:11學分)

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 (2+2)

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 (2+2)

圖書資訊統計學 (3+0)
(
須先修習過大學部開設之統計相關課程方可修習)

圖書資訊統計學 (3+0)
(
須先修習過大學部開設之統計相關課程方可修習)

個別研究 (1+1)

個別研究 (1+1)

論文 (4)

(修畢所有必修學分後始可修習論文)

論文 (4)

(修畢所有必修學分後始可修習論文)

讀者服務研究 (2+2)

技術服務研究 (2+2)

圖書館實務研討 (2+2)*

參考資源(2

圖書館資訊服務(2

讀者服務(2

資訊組織(2)

主題分析(2)

館藏發展(2)

圖書館管理(2

圖書館實習(2

*圖書館實務研討為甲和乙組研究生共同必修的課程。

綜括而言,碩士班(本科系)甲組生的長處,在有較強的圖資領域專業基礎知識,但是弱點是學科背景知識太弱,因此應該以修習輔系、雙主修、或學程的方式,來補強此方面的弱點。

碩士班乙組生的情況剛好與甲組生相反,他們已具備學科背景知識,但是在圖資領域專業基礎知識方面太弱,因此應該多修習圖資領域核心課程,並配合圖書館實習,來補強其弱點。

透過此種對不同背景學生,針對其優缺點來分開規劃的方式,雖然會增加所裏行政和教學的負擔,但是卻可以拉近兩者優缺點上的差異,應該是值得推動的。

六、未來展望與結論

為了鼓勵學生修習輔系、雙主修、或學程,設法取得其他學科背景知識來成為「學科專家」,以貫徹「分流教育」的構想。本人於八十九學年度開始擔任進修部系主任時,除了大幅調降必修學分數為88,另外也將畢業總學分數自128調高為138,但是開放承認20個外系選修學分。

雖然直接硬性規定須修習輔系、雙主修、或學程的方式效果最好,可是考慮到現實環境很難配合,乃退而求其次,以承認20個外系選修學分的方式來鼓勵學生。可是因為進修部科系較少,開設課程量不足,同時選修日間部也有某些規定和很多學生白天工作的時間限制,使得此項美意,反而造成系上和學生很大的困擾,祇好再將畢業總學分數略為降低成134

由於進修部不太成功的經驗,因此也暫時沒有在日間部推動硬性規定須修習輔系、雙主修、或學程的構想,希望有朝一日,當外在環境改變和可以配合時,能有機會再將此構想付諸實施。

另一個期望未來能實行的措施,是推動碩士班(本科系)甲組生在研究所畢業時須具備至少輔系或學程資格的規定,如此一來,不但可落實「學科專家」的理想,也可間接鼓勵大學部學生更加踴躍去修習輔系、雙主修、或學程,朝「學科專家」的目標前進。

綜括來說,近十年來輔仁大學圖書資訊學系所課程改革,從民國八十一年在當時系主任高錦雪老師的力推下,改名為「圖書資訊學系」開始,隨後民國八十四年學年度在當時系主任毛慶禎老師的主持下,透過老師們的齊心合作完成課程的大翻修,奠定了日後課程的基本結構,同時包含圖書館學和電腦兩領域的核心課程。此基本架構不僅沿用至今,也使往後輔仁大學圖書資訊學系一直以電腦課程的完整性聞名於國內的圖書資訊學系,成為本系的一大特色。

筆者於八十九學年度擔任系主任後,在前人所建立的良好基礎上,提出「分流教育」的構想來進行大學部第二階段課程改革。「分流教育」的構想,是希望對電腦有興趣的同學,其程度可以追平資工系和資管系的學生,成為「電腦專家」。至於對圖書館領域有興趣的同學,可以在加強圖書館專業知識後,再配合輔系、雙主修、學程的第二專長,將來成為「學科專家」。其實際作法是一方面降低必修學分數,加大學生選修空間;一方面分別開設圖書館學領域和電腦領域的進階選修課程,讓不同性向學生可以透過這些進階選修課程朝不同方向發展。

在大學部的課程改革暫告一段落後,筆者於九十二學年度開始推動研究所的課程改革,在老師們的通力合作下,已完成碩士班乙組的課程調整,將自九十三學年度開始實施,預期可以大幅提昇其圖資領域專業基礎知識。

輔大圖書資訊學系所課程改革能順利成功的因素,可以歸納如下:資深教師(如盧荷生老師和高錦雪老師)的理性和通情,不會過度堅持己見;老師們能捐棄己見和相互妥協;掌握適當時機。

輔仁大學圖書資訊學系課程改革的一個可貴之處,是進修部與日間部的改革基本上是同步的,因此使師資人力單薄的進修部同學,也能享受到課程改革的果實和好處。

註釋

1L. M. Chan, Cataloging and Classification: An Introduction (New York, NY: McGraw-Hill, 1994), p. 403.

2:王振鵠、林呈潢,「臺灣地區圖書館光碟資訊服務」,圖書與資訊學刊 12 期(民 84 2 月),頁4-12

3:蔡香美,「光碟(CD-ROM)網路的管理及其問題」,美國資訊科學學會(ASIS)台北學生分會會訊 5 期(民 81 6 月),頁36-58

4:李德竹,「我國圖書館自動化系統線上目錄及其顯格式之研究」,圖書館學刊 7 期(民 80 11 月),頁4

5:吳政叡,都柏林核心集與圖書著錄,(台北市:學生,民國 89 12 月),頁24

6A. S. Tanenbaum, Computer Networks (Upper Saddle River, NJ: Prentice-Hall, 1996), p. 681.

7:同註5

8:李德竹,「台灣與美加地區圖書資訊學資訊科學課程之研究」,圖書與資訊學刊 26 期(民 87 8 月),頁10

9:陳雪華等,「圖書資訊相關學系核心課程之規劃研究」,中國圖書館學會會報 60期(民 876月),頁89

10:「國內各圖書資訊相關學系必修課程一覽表」中的「電腦網路相關課程」類,筆者以為改為「電腦相關課程」較妥,同時「基礎課程」類中的電子計算機概論,似乎放入「電腦相關課程」較適當,不過這可能是見仁見智的問題。

11:同註8,頁5-8

12:同前註。

13:「臺灣地區圖書資訊學系所資訊科學相關課程類別表」中的某些必選修標示似乎有誤,以筆者所任職的輔大為例,資料結構、資料庫系統導論(或資料庫管理系統)、作業系統(或UNIX導論)等,在當時應該已經是必修,可能是剛好還在新舊課程交接轉換時期,再加上課程名稱有時會些微調整,造成標示認定上的錯誤。

14:同註8,頁27

15:同註8,頁12-19

16劉英享和吳美美,「近年來美國圖書館學課程改革的幾個特例」,中華圖書資訊學教育學會會訊11期(民 8712月),頁35-52

17:「大陸圖書館學核心課程教學大綱」,中華圖書資訊學教育學會會訊9期(民 8612月),頁1-24

18:筆者大學部是畢業於輔仁大學「圖書館學系」,但是到美國後轉攻電腦,在取得電腦碩士和博士後,又有幸能再回到母系「圖書資訊學系」。雖然有此種背景,但是在系上所任教的都是電腦專業課程,因此比較來說,還是算在電腦專長的教師之列。不過,在研究的主題方面,目前還都是與圖書資訊學有密切相關的題目。

19:課程的一覽表,可由日間部圖書資訊學系Web首頁中的「大學部資訊」網頁查得,網址http://www.lins.fju.edu.tw/lins/wordfiles/list85.doc

20:日間部另外由必修改為選修的課程是人文學科概論、社會科學概論、自然科學概論,不列入系必修,改為全人教育課程(或通識課程)。

21:這26選修學分祇承認系內所開的選修課,並不能以系外的課程來充抵。

22媒體概論仍是必修,但4學分調降為2學分。

23:課程的一覽表,可由進修部圖書資訊學系Web首頁 「課程資訊」「必修課程表」的網頁查得,網址http://140.136.122.38/lib92/04cou/doc/90.doc

24請參考日間部圖書資訊學系八十五學年度課程一覽表中的系訂必修部份。